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济宁白癜风会遗传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7 06:13:3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济宁白癜风会遗传吗,汉寿白癜风医院,济南根治白癜风的仪器,济宁能治白癜风的西医,临沂能否治愈白癜风,河北能治白癜风的药物,海南能否治好白癜风

图为桐庐县一家快递公司里,快递工人正在打包装箱。

张军摄(人民视觉)

图为桐庐县的快递工人正在打包装箱。

张军摄(人民视觉)

国家邮政局党组书记、局长马军胜在今年做工作报告称,中国快递业已经连续6年每年增长超过50%,中国已成全球第一快递大国。在全球每年约700亿件的快递量中,中国占了300亿件。

而占据全国快递半壁江山的,竟是一群来自浙江杭州下属县级城市—桐庐的快递企业,其中就有快递界闻名的三通一达:申通、圆通、中通和韵达,而且它们之间关系颇不寻常。

中国民营快递为何发韧于桐庐?“四通一达”的恩怨交织背后,是怎样的乡土逻辑?

今年花开季节,本报记者去桐庐采访调查。

谜一样的桐庐帮发源地

从杭州乘长途大巴向西南90公里,便可到达位于千岛湖畔的桐庐县。

桐庐群山耸峙,富春江由南而北纵贯全县,元朝画家黄公望的《富春山居图》描绘的便是桐庐山色。

一进县城,江岸几幢新建的商务大厦颇有气势。

记者一提到“快递之乡”,出租车司机立刻兴奋起来:“很多快递老板都是我们桐庐人!桐庐人出去干快递的也很多。”据统计桐庐县常住人口40.6万人,而外出从事快递行业的就达到5万人。“出去做快递的人把钱带回来,也搞活了当地的经济。”县城宣传部的一位科员告诉记者,他有好几个亲戚都在杭州跑快递。

如同晋江帮占据了体育用品行业的半壁江山,桐庐帮也在各路资本混战的快递业“三国”中居其一。申通董事长陈德军、圆通董事长喻渭蛟、中通董事长赖梅松、韵达董事长聂腾云均来自浙江桐庐县。

从县城出发经过一小时车程,当公路两边出现一些中西混搭风格的别墅时,子胥村到了。子胥村是陈德军的老家。村里人讲,几乎每户人家都有人投身快递行业,并且几乎都效力于申通。子胥村各处坐落着30多幢别墅,这些别墅的主人都是全国各地申通网点的老板。

对于陈德军来说,少年时的回忆更多是苦难。

1985年,15岁的陈德军初中毕业后被迫辍学,尽管他的学习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。为了补贴家用,减轻母亲的负担,他去学木匠,每月工资仅30元。如今陈德军不断在全国各地捐资助学,甚至在老家村里捐资修了一座申通小学,这与他少年失学的经历有着很大关系。

村里一位名叫陈贵法的老人接待了记者。老陈带记者看了该村的礼堂和老年活动中心、为低收入者盖的21幢住宅楼,光演出礼堂,就花去了申通捐的500多万元。在河边四五层的高级别墅中,最贵的花掉了2000多万元建设成本。而更为令记者惊讶的是,村前那条常年流淌的溪水,通过一级级净化,洁净到能直接喝的程度。陈老说,光这条小溪治理就花掉了近百万元。

出了子胥村,继续往深山里走,分别是歌舞村和夏塘村。歌舞村是中通快递董事长赖梅松的老家,夏塘村是申通创始人聂腾飞和韵达快递董事长聂腾云两兄弟的老家。这两个村子同样是别墅林立。在夏塘村,聂家修筑在河边的两栋豪华别墅特别显眼。门前一座“腾飞桥”横跨河上,是为纪念“桐庐快递第一人”聂腾飞而修。1999年,聂腾飞因车祸英年早逝,申通被交给他妻子的哥哥陈德军掌管。

如今,夏塘村一共680人,222户人家,有300多人在从事快递业务。在村子的某些角落,时不时就能看到一辆辆高档轿车。逢年过节的时候,回村的公路上小轿车就会排成长龙。

靠民营快递业出名的桐庐“我们村里小孩子生下来就会做快递,看都看会了,听也听会了。”

在桐庐县夏塘村,村干部说,村里有680人,其中300余人在外做快递生意,留下来的50岁以下的中青年不到20人。

1993年,20岁出头的聂腾飞和詹际盛发现,杭州很多贸易公司的报关单需要送到上海,若通过邮政来投递,最快也需要三四天。为了不耽误货物出关,这一过程往往时间紧迫,报关单第二天就必须送到上海。杭州的贸易公司普遍为此头痛。

由此,两人萌生了一个可以被称之为“快递雏形”的想法——帮助这些贸易公司把报关单在第二天送到上海。

于是,聂腾飞和詹际盛双双从印染厂辞职,创办了申通公司,聂腾飞任总经理。当时杭州到上海的火车晚上八九点出发,次日凌晨三四点到,票价15元。两人商定:聂腾飞白天在杭州拉业务和接单,每份报关单收100元,晚上坐火车到上海,第二天凌晨詹际盛在上海火车站接应,再把报关单投递到上海市区。

两人管这种业务叫“代人出差”。这种前所未有的业务一经推出,大受杭州贸易公司的欢迎。即使起步阶段每天只有一单的业务量,100元的价格减去15元的车票,85元的高毛利,也让申通得以生存壮大。第一年,在奔波的艰辛中,申通赚了近2万元。

1994年,聂腾飞利用赚来的钱,在上海开设了快递网点,负责收取外贸回函送回杭州,并请来大舅哥陈德军帮忙坐镇上海。而詹际盛离开申通,和弟弟詹际炜另起炉灶,打起了“天天快递”的招牌。

随着业务的扩大,聂腾飞发现,人手不够用了。他很快想到了桐庐的家乡人。快递这个行业对于快递员的信用有着硬性需求。而江浙人历来重视宗族观念,来自乡里乡亲的快递员,最大的好处就是不会带着包裹和信件中途消失。因为一旦他这么做了,就将被全村人抛弃,永远都不能回到家乡。

聂腾飞的成功,吸引了桐庐的亲戚朋友加入到这个行业中来。江浙人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,他们愿意为了赚钱而远走他乡。聂腾飞想到:如果大家分散到各个城市,就可以把沪杭的线状业务变成区域乃至全国的网状业务,如此一来申通的业务量将呈几何数级增长。

就这样亲戚带亲戚、朋友带朋友,随着聂腾飞把“申通”的业务逐步扩大到长三角,桐庐的快递从业者也从夏塘村和子胥村,扩展到了钟山乡,乃至桐庐的所有辖区。这些“申通”的跟随者中,喻渭蛟的妻子张小娟曾是“申通”的财务,赖梅松的合作伙伴曾经是“申通”的分公司经理,聂腾云其时跟随着哥哥聂腾飞在“申通”负责慈溪分公司,日后他们分别创立了“圆通”、“中通”和“韵达”。

据桐庐县商务局最新统计,全国由桐庐籍民营企业家创办和管理的快递企业已达2500余家,从业人员超过20万,年营业额300多亿元,占据全国快递行业将近60%的市场份额。早在2010年,中国快递协会就授予桐庐县“中国民营快递之乡”称号。

肯吃苦、能抱团的桐庐人

一位2000年进入申通的负责人笑言,“当年押车都是白天睡觉、晚上工作,最后房东忍不住问我们是不是小偷。”创业艰难百战多,但桐庐人能捱得住,因为家乡实在太穷了。

2013年秋天,坐在上海总部宽敞的办公室里,赖梅松西裤下穿着一双千层底布鞋。他说,他初中毕业后,因200块钱的困难不能继续学业,开始外出打拼。这几乎是第一批桐庐快递人共有的经历。

一位申通的地方分公司经理说,在加入申通前,蹬过半年三轮车,“我还记得14岁去印刷厂玩的时候,看到我们陈总(陈德军)搬着一大卷布的情形。”

1993年,申通在杭州市湖墅北路的一间破屋子里成立时,只有一副桌椅,一个沙发,六七个人。这位分公司经理说,很长一段时间,他晚上都是趴在老板桌子上睡觉的。

送件也苦。坐火车时常没座,抱着货站一夜。陈德军在上海骑自行车送货时,半年不到,翻烂了10张地图。

一直到2009年,新邮政法出台,他们才告别了“黑户”日子。此时,创业十多年后,申通才敢把“快递”一词加入公司名中。

加盟,是申通最先采用的有效“武器”。自上海、杭州、宁波之后,它迅速铺开了深圳、苏州、无锡等地的网点。“做了一年后,聂总给我4个人,让去苏州干。”当地分公司经理回忆。在那些空白的地方,先到者获得了丰厚的回报——当圆通6年后进入苏州时,仅能分到申通业务量的1/10。

加盟制的特点是网点除了向总部缴纳保证金、中转派送费和信封面单费以外,自担成本,自负盈亏,从上到下都是“老板”。

有趣的是,有一年“双十一”前夜,马云接受采访时说:“所有快递人员把爸爸妈妈、二姨等都拉出来做快递,这是了不起的企业家创业精神。”

“快递人最自豪的是什么?走遍全国,一分钱不带都能解决吃住问题,因为到处都有网点,都是自己的同事。”申通快递总裁助理陈贤红说。

“有人说快递业创造了就业岗位。实际上很多人起初正是因为找不到工作才干起快递。”赖梅松说,中通快递去年增加就业岗位6万个,今年创造就业岗位10万个。按照现在的情形推算,到2020年,中通的平台将超过100万人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安徽白癜风病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