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主要症状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3 05:30:4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主要症状白癜风,齐河好的白癜风医院,北京哪里有好的白癜风医院,浦城白癜风医院,沭阳白癜风医院,内蒙古白癜风医院,北京白癜风传染吗

原标题:中纪委如何刀刃向内“清理门户”?党员干部防围猎从清理手机通讯录开始

日前,经中共中央批准,中共中央纪委对第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,中央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原组长、财政部原党组成员莫建成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。莫建成是十八大以来首位落马的中纪委派驻纪检组长。

党的十八大以来,纪检机关刀刃向内、铁拳“清理门户”,对“灯下黑”绝不容忍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1月,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共处分违纪干部7900人,涵盖各级纪委、巡视组、派驻纪检组等,尽显纪检机关壮士断腕、刮骨疗毒的忠诚、自信与担当。

近日,全国纪检监察系统表彰大会上,50名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先进工作者和一批先进单位受到表彰。然而,纪检干部并非生活在真空中,有先进人物,也有腐败分子。近年来一个个被严肃查处的案例表明,纪检机关不是保险箱,纪检干部也并不具有天然的免疫力。如果只有信任没有监督,那么信任就变成了放任,就往往使干部走上违纪违法的道路。

在纪检干部违纪违法案件中,具有共性的问题,往往就是风险点的所在,首要的便是跑风漏气、以案谋私,比如中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借办案、核查线索谋利,成了十八大之后中纪委机关首个被调查的厅局级领导干部。

魏健曾经参与查办过薄熙来案、戴春宁案等多起大案要案。他被调查的消息公开后,不少同事大跌眼镜。经过调查,魏健涉案总金额达数千万元,数额之大、物品之多,令人震惊。向魏健送钱送物的人员达到一百多人,其中既有官员、也有老板,既有同学、也有同乡。利益输送的背后,自然是交易,而魏健能用来为人办事的,正是手中的监督执纪权。

向魏健输送钱财最多的一名老板是四川商人宋志远,金额达到上千万元。当时他想在四川上马一个项目,希望能获得当地政府支持,为此找魏健帮忙。魏健立刻给当时担任四川省委副书记、成都市委书记的李春城打了一个电话,请他关照宋志远的项目。

经调查,魏健为人办事谋利达数十项之多,除了直接利用职务便利,借办案、核查线索谋利之外,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。他更多地是通过向各地地方官员打招呼来帮人办事,涉及的领域五花八门,包括提职晋升、安排工作、司法审判、工程项目等等。这些事从他的职务和权力来说并不能直接给人办理,但以他的职务和权力,却能让一些地方官员帮他去实现。

魏健因为羡慕商人奢华生活导致心态失衡,对于各色人等的“围猎”,魏健并不抗拒,反而是你情我愿。直到落马之后,魏健才回头去想,收受的巨额钱财到底给自己的人生带来了什么。

另一个普遍现象就是以职务影响力谋私。在中央纪委查处的17名机关干部中,不少人都在自己所联系的地区,把谋利空间延伸到了纪检之外的领域。由于手握执纪监督权,使得他们成为别有用心的人重点“围猎”的对象。

比如山西省交通厅高速公路管理局原纪委书记冯朝辉,在饭局上结识曹立新后,冯朝辉经常找各种机会和他见面,从吃饭喝茶,到过年过节送卡送物,直到有一次直接送了十万块钱。虽然曹立新死活不要,但也禁不住硬劝,冯将钱扔到车上就走了。到曹立新被调查时,已经先后多次收受冯朝辉的钱财,而冯朝辉也通过他打招呼,获得了职务上的提拔。最终,冯朝辉因其它问题被调查,也把曹立新交代了出来。

其它的纪检系统“内鬼”案例中,罗凯、申英在商人和官员中间牵线搭桥、捞取好处,朱明国、钟世坚则利用担任纪委领导之便,违规为他人职务调整晋升“开后门”。

其中,罗凯长期在中央纪委工作,曾任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三处处长,第六纪检监察室副局级纪律检查员、监察专员等职。申英曾任中央纪委第七纪检监察室三处处长,第十二纪检监察室处长等职。罗凯、申英涉江苏省委原常委兼秘书长赵少麟之子、房地产开发商赵晋案被查。

朱明国曾先后担任重庆市政法委书记、广东省纪委书记、省委副书记、省政协主席,在担任多个职务期间,都曾经利用职权和影响力谋取私利。曾经身为执纪执法者的朱明国,形容自己过的是两面人生。

广东省纪委原副书记、监察厅原厅长钟世坚则为别人晋升“运作”,收受钱物。他自己说,“自从我收了人家送我第一笔钱开始,相当于埋了一个定时炸弹在自己的身边,这个定时炸弹什么时候爆炸都有可能的。所以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心里惶惶,都是很担心的。”

刀刃向内,绝不姑息。习近平总书记每次出席中央纪委全会,都对纪委自身建设作出重要指示,要求纪委干部忠诚干净担当。十八届中央纪委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要求,坚持信任不能代替监督,以自我革命的勇气和担当锻造过硬队伍。

2013年5月,中央纪委在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开展会员卡专项清退活动,在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上先行一步;2014年3月,中央纪委成立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,对“灯下黑”问题集中“围剿”;2015年9月,中央纪委召开干部监督工作座谈会,把加强自我监督有关精神和要求直接传达至基层;2016年,中央第十轮巡视明确把纪委和纪检组列为巡视对象……与全面从严治党实践发展同步,纪检机关将严格监督管理自身的螺丝越拧越紧。

纪检监察机关拥有监督执纪权,纪检干部面临着被围猎的风险。“全体党员干部从清理手机通讯录开始,自觉净化朋友圈,对每一条短信、每一个电话、每一次聚会都应保持高度警觉,做到自重、自省、自警、自励。”中央纪委组织部如此提醒纪检干部。

最根本的是,推进体制机制创新,形成各环节相互制衡的权力结构,可以有效防止权力被滥用。监督执纪工作规则出台后,北京、山西、浙江、江苏等省市陆续将执纪监督和执纪审查部门分设,逐渐形成线索管理、案件审查、案件审理和执纪监督相互分离、制衡的机制。不断探索自我监督之路,纪检机关以实际行动昭示了建设一支让党放心、人民信赖的过硬队伍的坚定决心。

题图来源:东方IC栏目主编:陈琼珂图片编辑:雍凯

作者:若水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济南治愈白癜风的设备